第53集 - 阿寞挂帅上阵 诺夙身世揭晓

经历了诸多的生离死别,让木青寞颇有感触。她不愿再浪费时间,做自己不愿做的事。她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做开心快乐的事,度过幸福的余生。她向晟仑捎了信,坦然自己不愿再当凌云王妃,不再回凌云,希望晟仑能体谅她,两人从此相忘于大荒。

上古情歌剧照(阿寞致信晟仑,舍凌云王妃身份)

阿寞知道自己这个行为,会为凌云和宣阳带来麻烦,她主动找到宣阳王,向父王请罪。然而,宣阳王并没有责怪阿寞的意思,反而是希望阿寞能留在宣阳,和自己一起重振宣阳。阿寞不解父王为何有此想法,如今宣阳大不如前,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。宣阳王却说,阿寞是他这么多孩子中,能力仅次于昱辰的人,他希望阿寞能以大局为重,好好考虑。

得知父王对自己有所期待,阿寞不由地纠结起来。她一方面想和赤云在一起,从此不问世事无忧无虑,但另一方面,她有放不下宣阳和父王。她多希望宣阳和玄牧之间的矛盾能就此终结,但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幻想,她清楚父王和赤云的想法,两人之间必定再战。

宣阳受到重创,要再战恐怕不是易事。敕墨提议宣阳王充分调动人力和物力,全民皆兵,在哪里跌倒则在哪里爬起来。此举遭到其他大臣的反对,宣阳王也认为有所不妥,这样做可能会导致民不聊生。此时岸华提出,宣阳一战之所以败,关键原因是将领。岸华建议让海雄领兵出战,并让宣阳王姬木青寞担任主帅。大臣们纷纷表示赞成,跪下请求宣阳王准奏。可宣阳王听见要让女儿出战便勃然大怒,让大臣们不要再提此事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,都不会让女儿出战。

晟仑找到景时,认为他已经很好地辅助了玄牧,削弱了宣阳的兵力,如今可以随自己回凌云了。但景时却说,自己现在是玄牧的雨尘,景时早已死了,拒绝了晟仑的好意。

上古情歌剧照(晟仑望景时回归凌云,景时为爱人决绝晟仑)

阿寞收到一封夜殊将军临死前写下的血书,有人托阿寞把血书交给夜殊的家人。阿寞在交还血书时,得知战事害老百姓家破人亡,村里口粮都被征用,男子全被充军,让阿寞心生感触。如今大荒战事连连,阿寞不能坐视不理,她找到父王,请求父王让她领兵上阵。宣阳王见阿寞的态度如此坚定,不舍之余,也心感安慰,同意了她的决定。

阿寞临上战场,她打算把诺夙送走,随后把朝云殿和落尧托付给紫株。紫株答应阿寞,让阿寞不要担心,她还有昱辰殿下。阿寞听到这里,心里不由地难过起来,把昱辰已死的真相告诉了紫株。紫株的心突然好难过,好痛,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,以前昱辰总说她烂心朽木,但紫株现在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痛苦难过的感觉。

雨尘在这宣阳玄牧局势紧张的时刻,以身犯险来到宣阳,看望云桑。他担心云桑的身份在宣阳受委屈,但云桑让雨尘放心,她是宣阳王子妃,宣阳不会对她怎样。临别时,雨尘袒露自己来自凌云一偏远小地方,他希望在战后,能与心爱的女人归隐田园,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。云桑看着雨尘,心里有了几分不确定,她问雨尘,倘若这女子不能和他一起去,那他会怎么办。雨尘释然一笑,说他会等下去。

阿寞带着诺夙来到不归谷的桃花树下,把自己挂帅上阵一事告诉了赤云。赤云起初以为阿寞是被迫的,但阿寞告诉赤云,这是她自己的意愿。阿寞再次请求赤云撤兵,但赤云依旧拒绝了,他坦言,现在玄牧的人都视宣阳王时弑杀玄牧君主的仇敌,除非宣阳王以死谢罪,不然玄牧不可能退兵。阿寞知道父王没有杀死浩许,但如今什么都说不清,她和赤云今日一别,两人以后便只能在战场相见。

上古情歌剧照(阿寞带诺夙见赤云,坦言欲挂帅对阵赤云)

说罢,阿寞已经热泪盈眶,她今日约赤云前来,还有一事要告知。她让赤云再见一次诺夙,随后告诉赤云,这是他的女儿,是她和赤云的女儿。赤云知道真相后,立即对诺夙爱不惜手,随后向阿寞道歉,自己之前一直误会她了。

阿寞不知此战之后,他们会怎么样,她决定把诺夙送到玉山,让玉夫人代为照顾。两人终究是要兵俑相见,阿寞让赤云到战场时,为了各族的百姓,不要手下留情。

(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)

热门电视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