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集 - 元湛卿尘知音相惜 元凌再次对卿尘动情

翌日,元凌前来禀告元安自己查到的一切,元安闻言更是要将巫族斩尽杀绝,元凌将暗巫与巫族之间的对立告知了元安,称不应该斩杀有所冤情的巫族中人。元凌又道,当日暗巫毒杀之人的症状与皇后当年发病的症状一样,谋害皇后不一定是巫族,元凌请求查清此事,以保大魏平安。

卿尘嗔怪元凌不该轻易允下查暗巫一事,若是没有结果该如何自保。元凌道此前他救下的巫族只是一小部分人,他更愿巫族所有人能站在大魏国土之上,自由自在地活在离镜天,卿尘听了心中感激不尽。元凌得知卿尘又搬回了湛王府,微微一笑讽刺道卿尘在湛王府还真是舒心,随即挑眉道自己也要去湛王府照顾七弟,便拉着卿尘去了湛王府。元湛感念四哥牵挂却也不想劳烦他,谁知元凌振振有词,头头是道,一副非要住进湛王府的模样,元湛只好命人收拾厢房。元凌得意一笑,却看见卿尘和元湛就花草一事相谈甚欢的模样,转而满脸的不以为然。

醉玲珑剧照(元凌吃醋 非要住进湛王府)

元湛和卿尘正在打理花草,元凌负手闲庭散步而来,要卿尘随自己回府取药,正准备离开时,元湛叫住了卿尘,温声道别忘了今晚之约,卿尘应允,原来今晚他们准备合奏一曲。回了凌王府,卿尘又想让元凌帮自己进入凤府查探一番,元凌拒绝了她, 他断然不能让卿尘再次以身犯险。正说话间,元济来找元凌,他坦言道自己未能将香囊一事坦白实在良心难安。原来元济小时候失去母妃之后悲痛不已想要轻生,好在有个小奴婢拦住了他,那丫头名唤久儿,自称受过殿下恩惠。久儿机灵懂事,甚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圆了元济的心愿,让元安能来为他母妃上香。两个小小的人儿互相依偎,久儿将那香囊交予元济,愿他安神后便匆匆离开,此后元济便再未见过久儿。元凌听了宽慰元济,虽身在皇家但也不能向命运低头,兄弟终究是兄弟,而他也永远是自己最敬仰的三哥,兄弟俩握手相视,情深意重。

醉玲珑剧照(三皇子幼时好友——久儿)

元湛将香囊一事告知卿尘,卿尘疑惑宫女和暗巫到底又有何关联。第二日,元凌和元湛请凤相过府,请他辨别天舞醉坊中的女子可有凤家二小姐。凤相要那些女子挽起衣袖,露出左手手腕,原来凤家女儿的手腕上皆有一枚独特的刺青。卿尘闻言,用金蝶传讯给莫大人身边的冥魇,请他们务必查清凤鸾飞手腕上的刺青。莫大人将早前太子元灏交给自己择选的婚期拿给冥魇,让她趁机送去见机行事。冥魇去了太子殿,施法看清了鸾飞手腕上的刺青,竟是枚金蝶。卿尘收到了冥魇传回的信息,遂用金蝶在自己左手手腕上刻上了刺青,似乎心有所计。

元安下令,命玄甲军将城中碧血阁暗巫悉数诛灭。这一日,卿尘和元湛又在花房侍弄花草,元湛将碧血阁被诛一事告知了卿尘,卿尘说起了靳妃,想着为靳妃送去些喜欢的花,元湛叹气,靳妃其实不喜欢花草音律,自己对她只有愧疚,他更不愿卿尘刻意撮合自己与靳妃。卿尘扶着元湛回房,却在路上被元凌夺去了胳膊,元凌调笑道七弟若是需要人搀扶,自己乐意代劳,说着拉着元湛就走。卿尘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知道他是在与自己纠缠,可她必须想个办法让元凌到此为止。

另一边,朵霞忧心不已,父皇病重,梁国紧逼,魏国婚事又迟迟未果,木欬沙劝她早日回国,魏国未必是他们最好的选择,朵霞却不以为然,只是要静待大魏太子的动作。鸾飞将太常寺择的吉日交给了元灏,一副不满他急着和亲的模样,元灏看着鸾飞气呼呼离去的身影,心中无奈道这纸上的生辰八字其实就是鸾飞自己。

醉玲珑剧照(朵霞进退两难)

入夜,花房馨香阵阵,元湛长身玉立,他将玉笛轻抵唇边,一缕明彻空灵的箫音悠悠飘出,合着卿尘明亮舒缓的琴音,一个青衫磊落,一个白衣翩然,当真是琴瑟静好,知己难寻。而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元凌眼中,竟是让他觉得烦躁不已。元凌不解自己为何如此牵挂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,奔向月下舞剑泄气,只见一道银光于院中而起,剑若霜雪,气贯长虹,连那月色也在这样的元凌面前失了光华。冷静下来后,元凌静坐在台阶上,目若青锋,看似沉寂却冷冽凜人,他将与卿尘相遇的一幕幕回想而来,发现这个自称是昔邪长老弟子的巫女身上实在疑点重重。

(醉玲珑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)

热门电视剧